一定发官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一定发官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22 04:20:4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循着水流的来源,往山上走,还能见到废弃的民间滥采矿窿。“金灿灿”的黄水,正从一洞口约火车头大小的矿窿里流出,汇聚成一股十多米的“小黄河”,尽头则是因水土流失形成的高达数十米的陡坡悬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时隔多年,回顾当年的经历,何保芬坦言,当时自己心里也没底。最难的时候,她干脆从河里装上一瓶“黄水”,用手帕包着一抔被污染的黄土,同周边几个村的干部,一起上省里反映情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1年,广东省人大常委会调研组前往大宝山矿区实地调研发现,非法选矿厂、洗矿点不断增加,大多生产设施简陋,经营管理粗放,几乎没有污染治理举措。生产性废水随意外排。废渣大量堆积在矿区山坡、水沟及库坝上。外排废水中悬浮物、铜、铅、锌等多项指标严重超标,对曲江、翁源水系造成严重污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这是广东大宝山矿业有限公司为矿山生态修复配建的污水处理厂(8月5日无人机照片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林文敬介绍,1978年建成使用、库容约为1000万立方米的李屋拦泥库,早已达到库容极限。2005年加高扩容,但雨季带来的大量泥沙,又造成清腾出的库容再被填满,从而无法有效蓄水调洪,“一旦废水外溢,将严重影响下游水生态安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大小小的环境问题治理,都离不开真金白银的投入。“大宝山矿区周边环境治理,8年已累积花了10多亿元治理费,政府与企业大约三七开。”大宝山矿业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坦言,近几年行业不景气,企业负债率高,也不知道未来环保经费投入是否可持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华社消息,大宝山矿新山片区,横跨广东省韶关市曲江区与翁源县,三十余年的无序采矿,给这里留下了难以承受的生态破坏恶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自然资源部国土空间生态修复司相关负责人介绍,我国矿山生态修复历史欠账多、问题积累多、现实矛盾多,且面临“旧账”未还、又欠“新账”的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工程车辆在广东省韶关市大宝山生态修复现场忙碌(8月4日无人机照片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生态修复专家指出,目前,从中央到地方各级财政,对矿区生态修复投入不足,市场化机制又尚未完全建立,缺乏激励社会资本投入的有效政策,资金问题已成为制约矿山生态修复的瓶颈。